北京四通搬家公司,北京搬家公司价格,四通北京搬家公司电话51463333

您的位置:主页 > 北京搬家公司 >

集采中标后 药企为何屡屡失信?

发布日期:2021-10-13 07:24   来源:未知   阅读:

  •   · 泛微OA成功签约广东星星汽配科技“很多产品集采中标后,只要不亏本,为了销售额可以继续做,但如果低于生产成本了,只能放弃。”

      有些中标企业生产能力有限,或者中标药品本身属于小产品,突然集采大量供应,产能会跟不上。

      “集采政策是一对一的模式,一个省一种药品只对一家企业进行采购,一旦断供,全省断供。”

      2021年9月28日,国家医保局在官方微信上披露了招采“严重失信”的五家企业: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600812.SH)、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百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阿克苏赣商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根据相关操作规范,药企失信分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严重失信的药企,会被限制或中止涉案药品、耗材的挂网。但从目前已落地的处罚来看,严重失信的药企面对的惩罚较规定更为严重。

      从2019年开始,国家医保局就牵头启动了全国公立医药系统入院药品的集中招标采购。根据中国政府网信息,药品集采好比“团购”,带量采购、以量换价,与药品生产企业进行谈判,达到降低药价、减轻患者药费负担的目的。

      上述五家企业均被各省级医药集中采购机构评定为“严重”失信,涉及药企停产、断供、放弃中选资格以及商业贿赂。

      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是誉衡药业(002437.SZ)全资子公司,2018年跻身胡润百富榜的黑龙江首富朱吉满控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也是全国首例“严重”失信药企。

      根据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判决,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内部人员对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给予回扣或不正当利益,以使其经营的鹿瓜多肽注射液获得额外的交易机会、竞争优势和销售数量,累计折合人民币88万余元。

      因商业贿赂而被评定为“严重”失信的还包括宜昌人福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及阿克苏赣商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涉案金额分别为57万余元、48万余元。

      出现断供、停产、放弃中选资格等“严重”失信行为的企业,为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百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上述两家药企,华北制药证券部电话一直无法接通,北京百奥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官网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药企中标后断供,从集采一开始就比较普遍,时断时续的断供现象非常多。”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至今,云南省、浙江省、辽宁省的部分集采中标企业均被官方通报“拒绝履行中选义务”“企业未按照医院采购订单供货”等。

      2020年11月,根据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平台发布的《北京市第三批国家集采中选药品约定采购量有关事宜的通知》,蓬莱诺康药业二甲双胍片和南京长澳制药匹伐他汀钙片短期无法足量供应全市医疗机构。

      2021年8月18日,黑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网官网发布了《关于部分药品退出省采购平台的通知》,退出后2年内不再接受该药品在黑龙江省的挂网申请。有167家药企、超过780个药品退出该采购平台。

      8月20日,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决定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指出公司提出放弃中选资格,造成山东医疗机构反映较为集中和强烈,并取消公司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加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王月是一位北京医药代表,从业已超过20年,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集采断供对药企属于比较严重的情况,一般企业并不愿意冒险,但商业贿赂是“很常见的”。

      《人民日报》在2020年10月发布《中纪委机关报:2016-2019年全国百强药企超半数存在回扣问题》。文章提及,2016年至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直接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二十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

      药品集采制度推行三年来,为了挤进这条以量换价的赛道,各种药品集采竞标地板价轮番上演。好不容易杀出重围的药企们,为何会出现停产、断供乃至放弃的情况?

      王月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很简单,因为利润。“很多产品集采中标后,只要不亏本,为了销售额可以继续做,但如果低于生产成本了,只能放弃”。

      史立臣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药企断供的原因包括原材料大幅上涨,无法继续按照集采价格供货;疫情或者生产线出了问题,工厂停产,只能断供。“这两种情况一旦发生,无论如何处罚,企业只能断供”。

      从事生物医药多年的神州细胞海内外商务合作负责人来延鲲认为,少数企业断供,核心是成本控制出了问题。最近一年多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飙升,企业成本大幅超越原来预期。

      另一方面,集采对企业是新生事物,前期为了中标,有些企业压价过猛,没有留下足够腾挪的空间。

      以北京百奥药业为例,公司产品恩替卡韦片在2021年5月至6月出现工厂停产、断供等问题,且均未提前告知,对临床治疗秩序造成严重影响。

      百奥药业在2019年9月全国“4+7”扩围带量采购中,以0.2元/片中标价格拿下集采中标名额,供应地区包含河南省。在2018年,正大天晴曾降价95%,以0.62元/片价格中标,百奥药业的中标价,较之再降价70%。

      根据百奥药业官网信息,恩替卡韦片作为公司新品,是在2019年3月发布,即中标前半年,是百奥药业的首个仿制药项目。

      作为医药行业的龙头企业,恒瑞医药在2021年半年报中披露,2018年以来,公司进入国家集中带量采购的仿制药共有28个品种,中选18个品种,中选价平均降幅72.6%,对公司业绩造成较大压力。

      另外一种情况是,有些中标企业生产能力有限,或者中标药品本身属于小产品,突然集采大量供应,产能会跟不上。

      “这种情况下,过去断供就断供了,反正也没有太大处罚。”王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以华北制药为例,其虽然是老牌药企,但在布洛芬缓释胶囊市场中依然是名新手。根据公司公告,2019年12月,华北制药收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准签发的布洛芬缓释胶囊《药品注册批件》。8个月后,公司参与了第三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项目的申报并中选。

      中选省市首年约定采购量共为7975万粒,协议期限3年,自执行中选结果至2021年8月20日,公司实际供应量为1585万粒。其中,山东省协议约定采购量为2511万粒。即,华北制药实际供应量甚至还不能满足山东省的协议约定采购量。

      截至2021年8月20日,华北制药提供山东省实际供应量为365万粒,占协议约定采购量比例仅为14.5%。

      根据华北制药公告信息,公司布洛芬缓释胶囊2020年销售收入为50.22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的比例为0.0044%;2021年1-7月,该产品销售收入293.81万元,不会对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史立臣则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集采中标后又出现断供、停产现象,客观上政策本身也有一定改进空间。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集采政策是一对一的模式,一个省一种药品只对一家企业进行采购,一旦断供,全省断供。”

      他建议,一对一是否可以改为一对多,根据价格排序。“我的建议是,选择价格最高的,因为即便是最高价,降幅也很高了。”在他看来,这可以在出现原材料上涨等情况时有所缓冲。此外,还应该为药企提供申述的渠道。

      来延鲲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我不认为断供会成为常态,这只是中国医药从大到强过程中的阵痛而已。”

      在他看来,少数企业断供,这是国家医药供给侧改革导向下必然的结果,强者更强、弱者被淘汰出局的态势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